当前位置: > bt28365365 >
华策投资《路边野餐》导演新公司,文艺片如何成为一门好生意?

作者:采集侠 2018-08-26 17:40阅读:

  作者: 宋佳音 费小丑 编辑:吴立湘

  荡麦在毕赣《路边野餐》电影里,是一个不存在的地名,在这个梦境中的地方,之前故事的遗憾和悲伤以一种魔幻的方式得到了弥补,男主陈升的妻子还活着,侄子卫卫长大了,代表老医生爱情的花衬衫穿在身上,一切都很美好。

  可以说,荡麦之于毕赣,就是他的边城,他的乌托邦,也是他电影之路开启的地方。

  昨晚,毕赣和合伙人单佐龙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正式成立了荡麦影业。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荡麦影业完成了由华策影业独家领投的天使轮融资,额度近千万。

华策投资《路边野餐》导演新公司,文艺片如何成为一门好生意?

  可以说,在毕赣这里,艺术电影不再是苦兮兮的穷酸命运了。

  仔细分析可以发现,现在艺术片早已成为一项不错的生意,就不说《心迷宫》、《山河故人》等成功案例了。光说之前在圈内名不见经传的《路边野餐》,就通过海外电影节加持,新媒体回收,以及票房收益等渠道,包括发行中的饥饿营销,一步步在市场上突围进而盈利的。甚至,还能做到110%左右的盈利。

  因此,小娱也通过采访荡麦影业以及众多艺术片市场的从业人员,为读者独家分析《路边野餐》背后的商业运作,华策投资毕赣公司的商业逻辑,以及荡麦影业这股华语艺术电影新势力接下来的动向。

  在海外电影节镀金

  找钱难这件事毕赣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一个籍籍无名的大学生,毕业了要拍一部长片,不用明星、不讲讨好观众的故事,即便在电影业热钱汹涌的今天,也不会有人敢冒这个风险去投资。《路边野餐》最初的启动资金是毕赣妈妈的两万块,之后毕赣又找了身边的老师亲友凑钱。截至片子拍摄任务基本完成的时候,他们一共花了20万。

  2015 年 5 月,《路边野餐》的制片人,时任天画画天公司总经理单佐龙看到了电影的初剪片后,决定跟进并和毕赣签约。遵照电影创作规律,天画画天为电影投了一笔钱,主要是拿来做后期和海外发行的物料准备及差旅费。

  就算这样,最终所有制作成本加起来才花了大概100多万。

  艺术电影拍出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更难的却是让更多的人看到它。商业电影常常在制作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上映的日期,然而艺术电影在制作完成和国内上映之间却会有一个空窗期。单佐龙认为这个空窗期是留给他们去做海外口碑营销和市场的,于是他们开始了漫长的海外影展和电影节的巡回之旅,游历各国各地共斩获了13个电影节的奖项,入选了近50个国际电影节,其中包括较为观众熟知的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台湾金马奖等。

  对于艺术片来说,全球首映的电影节对于电影未来的发行能够打开的空间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是许多艺术电影十分重视“全球首映”的原因所在。

华策投资《路边野餐》导演新公司,文艺片如何成为一门好生意?

  在去往洛迦诺电影节事前,他们敲定了影片的全球代理公司中影国际。洛迦诺拿了奖之后他们开始不断的收到大型电影节的邀请,许多别的海外发行公司也开始找上门来。

  虽然海外大大小小拿了数十个奖,然而真正在华语市场打开知名度,还是在毕赣凭着电影在金马上击败院线大热《左耳》与《我的少女时代》,夺下最佳新导演奖项。

  得奖的效应非常明显,《路边野餐》在台湾就破了内地艺术片的发行记录;在大陆地区,它也马上签约了发行公司,“出乎我们意料,得奖后连内地的普通观众也开始知道了。”单佐龙告诉娱乐资本论。

  在美国,艺术电影的发行和商业电影最大的区别是:前者更为依赖口碑和评论。商业片可以靠广告轰炸营造势头,很多观众为了赶话题时髦,不区分影片好烂也就去看了,但在艺术电影这就行不通。所以,前期小规模上映,积累口碑再慢慢扩大规模或维持长线放映,是艺术电影发行的普遍做法。

华策投资《路边野餐》导演新公司,文艺片如何成为一门好生意?

  在中国,艺术电影同样赖以口碑而生存,只是这个口碑的生成和积累,更多的需要去电影节尤其是海外电影节“镀金”。

  天画画天另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娱乐资本论:“对于国内普通观众来说,这是一个帮他们判断的标准。”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海外电影节常常会是国内艺术电影的第一站,在这之后他们才会回到国内市场的怀抱。

  不过,近年来国内电影节也有了“镀金”的意义,并激活了一些选拔新导演的机制。

  像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这样的官办电影节中就走出了万玛才旦、张猛、曹保平等人。更劲更有活力的则是民办的影展,像First青年电影展中(FIRST蜕变:王家卫捧场,阿里赞助,独立电影节能否成为一门好生意?),毕赣、刁亦男早期的作品都是在这个平台上曝光的,忻钰坤的《心迷宫》也曾是参赛作品,并获了最佳导演、最佳剧情片两项奖。而在南京影展CIFF中,毕赣、刁亦男早期的作品也都是在这个平台上曝光的。

  最终,《心迷宫》靠着奖项和颇有技巧的故事,以170万的成本获得了过千万的票房。

  玩饥饿营销的新模式

  尽管《路边野餐》在海外和台湾地区的发行工作都开展得十分顺利,然而内地的发行却依旧是一波三折。

  单佐龙到现在,都感慨运气不错:“洛迦诺拿到奖之后好多国内发行公司找我们谈,谈了之后,大家都是说片子太棒了,但是我们不敢放,不敢接,最后是太合(娱乐)接了,他们愿意拼一下。”

  2016年7月11日,《路边野餐》宣布将一改官方惯例的上映30天的周期,仅上映10天时间。

华策投资《路边野餐》导演新公司,文艺片如何成为一门好生意?

  为什么只上映10天,导演毕赣回答的颇文艺:“十天,足够在地球上进行一次最远的旅行了。”然而就小娱了解到,只上映十天其实是太合娱乐搞的一次“饥饿营销”。

  “观众会有惰性,如果说这个片子一直上着,也没有说什么时候下,(观众也许不会来看),如果说过几天下或是说只有十天,(观众)很有可能就十天里真的抽出一个时间看一场。”

  那么会不会因为搞饥饿营销而排斥了长尾票房呢?

  “像这样的艺术片,十天已经基本能抓到80-90%该有票房。再往后也就是这样了。”太合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小娱。7月25日,《路边野餐》完成它上映十天的阶段性使命,累计票房为642万。

  视频网站有望成为真正的艺术院线?

  艺术电影的回收成本管道,其实要比商业电影更多。

  娱乐资本论发现,整个从《路边野餐》的销售发行情况来看,其实艺术电影回收有时候远远比商业电影更加的安全,更加稳定。只是,不要期待它有太高的盈利率,以及周期会比较慢、比较复杂。

订阅栏
合作联系